能源转型 中国应向德国学习什么

时间:2016年11月30日 编辑:佚名 信息来源:中国煤化工 点击:次 【 字体:

在能源转型方面,中国到底应该向德国学习什么?新型能源企业实行董事、总经理方刚坦言:首要的是学习其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理念并狠抓散烧煤治理。此观点得到各方积极响应,并被刊于2016年第6期《中国煤化工》杂志的“产经聚焦”栏目。

 

能源转型 中国应向德国学习什么

能源转型 中国应向德国学习什么

 

 能源转型,中国应向德国学什么

|记者 陈继军  通讯员 武辉

德国被誉为全球能源转型的典范,其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同中国一样,德国的资源禀赋同样是富煤贫油少气,并一度因重经济轻环境导致大气环境持续恶化。因此,德国的能源转型在中国引起广泛关注。雄心勃勃要推动能源转型的中国,到底应该向德国学些什么?又该吸附取哪些教训?913日,参加“从德国经验到中国实践——能源转型与能源革命高峰论坛(西安)”的中外专家就此展开了讨论。


曾与中国相似的经历

“德国能源转型始于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德国能源转型的主要因素,一是发现核电站有较大的安全风险,二是大量使用化石能源导致环境污染加剧,三是国内化石能源严重短缺。”德国能源署前任总裁斯蒂芬·科勒在主旨演讲中这样表示。

科勒先容,一方面,德国是一个化石能源十分匮乏的国家,约75%的能源原料依靠进口。德国的石油、天然气、硬煤、铀(核电所需)的对外依存度依次为96.1%83.2%60.7%100%20世纪末至21世纪前10年,伴随着全球经济的快速发展和能源资源需求量的增加,石油、天然气、煤炭供需格局发生逆转,供不应求导致其价格持续大幅攀升。这不仅增加了依赖大量进口能源的德国经济的运行成本,也对德国能源安全构成威胁。2013年,德国无烟煤、石油、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更分别攀升至87.2%97.7%86.8%。这一严峻现实,使德国上下形成了减少化石能源消费、加快国内相对丰富的水光风能开发利用、推动能源转型、确保国家能源安全的共识。

另一方面,二战以后,德国为了尽快恢复经济、摆脱贫困,布局了大量煤炭、钢铁、化工等能耗高、污染重的工业项目,一些重污染行业甚至一度成为德国的支柱产业。比如,20世纪50年代,德国煤制油产量最高曾突破550万吨/年,占到全国油品供应量的40%左右;1950年至1980年,德国电力需求的增长极大地拉动了电煤增长,煤炭一度占德国能源消费比例50%以上。德国的鲁尔、萨尔和伊本贝尔三大区域是德国重工业基地,聚集了大量煤炭、钢铁和化学工业企业。1961年,仅鲁尔地区就有93座发电厂和82个炼钢高炉,每年向空气中排放150万吨烟灰和400万吨二氧化硫,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1962年,德国出现了该国历史上最严重的雾霾天气;1980年至1985年,包括鲁尔、柏林、萨尔、伊本贝尔等德国大部分地区,都出现了雾霾天气,鲁尔地区甚至一度出现因环境污染导致大面积树木枯死的现象。日益恶劣的环境,迫使德国政府开始产业结构调整、加快能源转型。


政府抓住了5件大事

“在能源转型过程中,德国政府重点抓了5件事。”对于大家关心的能源转型过程中,政府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做哪些事情等问题,科勒给予了这样的回答。

一是做好群众思想工作、适时出台法律。能源转型,说穿了就是减少传统化石能源尤其煤炭、石油的使用量,增加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这势必会触及煤炭、石油行业的利益,甚至会因可再生能源成本高而触及所有纳税人利益。如果不通过广泛的宣传、演说,获得广大民众的理解和支撑,相关政策将很难推行,能源转型的目标也将很难实现。深谙此道的德国政府,不断以论坛、专题会、广告宣传、环保专场、学术报告等各种形式,组织政府、企业、工会、环保组织及群众代表聚会,进行能源对话,宣传能源转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共同探讨德国能源供应和能源政策改革方向,最终使89%的民众支撑能源转型,85%的居民愿意为能源转型买单。

有了良好的民众基础,2000年,德国国会顺利通过了《可再生能源法》;200111月,德国联邦经济与技术部发布了《满足未来需求的可持续能源政策》报告,正式提出了以供应安全、经济效益、环境可持续为核心内容的德国能源3E目标;2002年德国公布《可持续发展的国家战略》,将发展可再生能源纳入国家发展战略。随后,德国政府又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支撑可再生能源的法规,使可再生能源的推广应用拥有较为完善的法律保障体系。

二是调整产业结构,即通过提供优惠政策和财政补贴,对传统产业进行清理改造,支撑新兴产业发展。对于鲁尔等重工业集中区,德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一方面改善其交通基础设施、兴建和扩建高校和科研机构、集中整治土地,支撑发展信息技术、新材料、医药技术、环保新兴产业,尽可能多地创造就业岗位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另一方面,对煤炭、钢铁、焦化、化工等行业中的落后产能和重污染企业,无论规模大小,都毫不手软地一律依法予以关闭。到20世纪90年代,德国只剩下两个煤业集团17个煤矿;21世纪以后,德国仅剩1家煤业集团10个煤矿;按照规划,2018年,德国将关闭所有煤矿。

三是对可再生能源发电保底,全力支撑可再生能源发展。2000年颁布实施的德国《可再生能源法》规定:可再生能源发电优先上网、固定上网电价、电量富余时暂停燃煤发电以确保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部上网销售。这一规定,从法律层面保证了可再生能源投资者的收益,使投资者对投资可再生能源有着良好且稳定的收入预期,越来越多的资金愿意投向可再生能源。同时,这一规定也颠覆了此前人们的理念,即将此前的化石能源发电为主改为以可再生能源发电为主、燃煤发电为辅。只有在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不够用时,燃煤电厂的发电才能上网销售;而当可再生能源发电充裕时,燃煤电厂必须降负荷甚至暂时停运,以确保可再生能源发电顺利上网销售。

四是区别对待、大众分摊、减轻财政负担为了弥补因支撑可再生能源导致的燃煤发电企业的政策性亏损,德国政府对每一家符合要求的燃煤电厂进行成本和利润核算,并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确保这些电厂不亏损。但前提是这些燃煤电厂在可再生能源发电充裕时必须降负荷甚至停运;而当可再生能源发电不足时必须无条件马上启动,以确保全国电网供电平稳正常。

对于化工等高耗电行业因推广可再生能源导致的电力成本激增(2015年,德国平均电价高达26欧分/千瓦时,比欧盟平均水平高40%),德国政府同样给予了扶持政策,并明确规定能源成本较高的企业不分担6.35欧分/千瓦时可再生能源附加费,从而保障了德国经济稳健发展和政府财政的基本稳定。

五是鼓励全民节能,大幅提高全社会能源利用效率。在德国,民众只要用了节能材料、设备并能够提供核定的节能数据,均可得到联邦政府的节能补贴。这一政策使许多家庭因大量使用太阳能、建筑保温材料、节能采暖设备而获得的节能补贴足以抵消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增加的成本,加快了能源转型的进程,也极大地提高了德国社会能源利用效率。目前,德国建筑领域实现节能2/31000欧元GDP消耗的能源,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成为全球能效最高的国家。

“得益于政府的科学决策、民众的广泛参与支撑,以及科技进步,德国的能源转型十分成功。2015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攀升至32.5%;2016515日当地时间下午2点,德国太阳能及风能达到峰值,可再生能源供电能力达到45.5吉瓦,基本满足了德国的全部电力需求,成为继丹麦、英国之后,第3个数小时内电力供应全部来自非化石能源的国家。”科勒表示。


关键还是如何对待煤

与会专家虽然对德国能源转型取得的成就深表钦佩,但对中国如何借鉴德国经验的观点却不尽相同,甚至还出现了激烈争辩。

国务院参事、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说:“能源革命,说穿了就是革煤炭的命,让煤炭的使用量和所占比例持续下降,煤与煤化工的前景将日益暗淡。企业与其继续扩大煤炭产能和煤化工规模,还不如尽快借鉴德国优秀企业的做法,在能源转型初期,就重新规划自己的战略定位,积极进军可再生能源领域,加大可再生能源领域投入、加快包括智能电网、大容量储能技术在内的前沿技术的研发,抢占先机,彻底摆脱对传统能源的依赖,实现自身的华丽转身。”

然而,还有另一种声音。陕西省能源化工学院院长周立发、陕西省行政学院副院长张贵孝认为,中国的能源革命绝不是要革煤炭的命,而是要革不合理、不环保、粗放式能源使用方式的命。他们表示,在可预见的五六十年内,煤炭依然是中国的主导能源。只有通过技术创新和工程优化,大幅提升煤炭高效清洁利用水平,稳妥地发展可再生能源,使其成为传统能源的有机补充,才能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节能减排、实现能源革命和经济平稳发展方面找到平衡,促进社会经济生态协调发展。

“即便能源转型搞得最好的德国,目前依然需要依赖包括煤炭在内的化石能源。2014年,德国能源消耗总量为3.11亿吨油当量,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消费量分别占35.9%20.5%24.9%3者合计高达81.3%,可再生能源仅占德国能源消费总量的10.2%。又怎么奢望经济依然欠发达、能源需求巨大、可再生能源刚刚起步的中国弃煤?并由此判断煤与煤化工没有前途了呢?” 周立发进一步阐明自己的观点。

周立发建议,目前,应将煤炭高效清洁利用作为中国能源转型的突破口,重点发展超低排放燃煤发电、现代煤化工、以物理加工方法为龙头的高效煤粉锅炉集中热电冷三联供产业,加快石油、煤炭由燃料向原料转变。同时,切实加强建筑、交通运输、能源化工等高耗能领域的节能工作,稳妥地推动中国能源转型。

“德国在传统化石能源清洁利用方面的探索更值得大家借鉴和学习。”威尼斯官方网站登录实行董事方刚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方刚提出,德国能源转型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探索上。比如令国内头痛的散烧煤问题,在德国就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其做法是:民用领域禁止并杜绝使用末煤、褐煤、原煤等不洁净煤炭,而是统一使用脱除了硫、磷、氮、挥发分并经特殊工艺加工而成的洁净型煤。用户所需的洁净型煤,既可由供应商直接送货上门,也可到附近超市直接购买(像普通商品一样,520千克/袋包装,不少超市都有)。型煤供应商在送货上门的同时,还需定期掏净、带走用户炉中的灰渣并集中处理利用,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了使用散煤带来的环境污染,实现了固废零排放。

而科勒也坦诚地表示:“我认为中国应学习德国提高全社会能源效率、渐近式削减并退出化石能源、不断提高化石能源使用效率等经验,规避或改进其一些并不好的做法。”


上一篇:新型能源企业西橡供热管道工程竣工
下一篇:新型能源企业为老矿区富余人员分流安置尽全力
分享按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