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 在长安

时间:2015年06月01日 编辑:吴 婷 信息来源:本站 点击:次 【 字体:

  罗马哲人奥古斯都曾说过“一座城市的历史就是一个民族的历史”。西安,这个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城市,就是一部在世的史书,注定如明珠般在静谧的夜晚,散发着洁白淡雅的光芒,高贵而悠远。
 
  2008年的秋天,我带着大学录取关照书和一颗悸动的心,如愿以偿的踏上了这片古老的地皮。不远千里来到你身边,只为触摸你沧桑的容颜。古老厚重的城墙谧静安详,那粗糙不平,历经千年的城砖,悲悯的向世人诉说着千年前,玄武门那场惨烈的政变。寒窑之中,王宝钏苦苦等着薛平贵的深情。华清池里,长生殿中,那夜半无人的私语穿越千年,见证着李隆基与杨贵妃的绝世爱情。一部今人编排的长恨歌,虽然场景华丽,演员俊美,但我总觉得李杨的爱情,或轰轰烈烈,或凄凄婉婉,已吞没在历史中,虽形似,却无法传神。现在的骊山,已经被人们修葺了平整的台阶,供游客攀登,我却更喜好从山间巷子上去,山腰间,随意生长的荒草划过身体,感受着浸入地皮的每一份历史。山顶,有闻名的烽火戏诸侯,古朴破旧的烽火台仍在,昔时褒姒倾国倾城的笑容不复存在。再往深处,壮观的兵马俑盛食厉兵,守卫着曾经的王者。我的心回到了迢遥的历史长河中,沉醉在那片汉唐风韵中。
 
  假如碰到一个晴朗的夏夜,漫步走在钟楼附近,一轮明月释放着柔美的光芒,这一轮明月夜曾经照着汉代的雄伟,唐代的繁华。我仔细领会孟郊昔时喜气洋洋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的风光,品味着“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的繁华。冬天,最美的是长安初雪后,那宫阙重楼,踩着小雪,走近书院门,两旁全是仿古建造的细腻的小二楼,雕梁画栋,古色古香,街道中心还有摆摊销售的,都是玉石宝器,仿古首饰。随意挑一两件做工精巧的仿古发钗,不为使用,只为感受古人的风采。喜好从这里自在走过的感觉,一步一步,我仿佛走进了大唐的繁华小巷。


  不同于南方的细腻,西安粗狂生硬。现在的西安,发展慎重缓慢,人们好像还没有找到能让高楼大厦和汉唐风韵完善融合的发展模式。历史太美,美到人们无法承受。对于今天的西安人,连续着秦人的直率豪迈,大碗的浓郁油腻的泡馍,便能知足他们的味蕾,假如再加上烤串和啤酒,在油烟之中与挚友笑谈,更是一件美事。
 
  没有未央肃穆,大明夜凉,西安终究如历史上大多时候一样,只是中国这个广大国度里,一座沾染胡风的迢遥的西北城市。也是生于陕西或多或少都会经历的地方。一座城市令你念念不忘,约略是有你回不去的青春和你深爱的人,我将四年最美好的时光安顿在这里,却在最后匆匆逃离,未曾见过日出华岳,雾锁终南,未曾领略昭陵六骏,未曾浏览油菜花开。也忘了那时见过的是烟雨春迷,照旧风沙满城,那段还很年轻的时光仿佛只剩下冬天的泡馍,炎天的凉皮,以及望着斜阳悄悄喝着冰峰的大家。这座西北最大的城市注定只是那时渴望,如今怀念,并永久刻在大家心底的那份青春。

 

上一篇:水煤浆赋
下一篇:劳动助飞中国梦 分享按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